焦糖布丁

是你布丁❤

VIXX2016.12.02-
MONSTAX2017.12.09-

脾气不好

其他坑杂食太多但是不产粮

不优质画手,不优质写手

首先是个脑洞派读者

把日常转或推荐出去就拉黑了没得商量

有缘tag 见吧

弟弟太爱我了怎么办

*一切不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只有我和我的ooc在这七夕作伴

*双元伪骨科,少量轩93

*糖是个好东西,希望大家都可以吃到

#SPOTLIGHT#

01

02

03

04(本章结束)

*

“哥,其实不用帮我提着包的……”蔡亨源尴尬的手在半空中举着,他已经第三次试图夺回自己的书包失败了。

申元虎一个灵活地侧身,再次躲过蔡亨源的大手,笑眯眯地对蔡亨源说,“没关系啦,不重。这可是为了我们嘟嘟的特别服务哦~你现在可是我女朋友呀,不是吗?”

听到这话,蔡亨源的耳朵刷一下就红了起来,“哥(hyung)……”

“叫欧巴!”申元虎把书包藏到身后,抬头看着蔡亨源认真地说。

“什么?”蔡亨源对他哥的要求感到真实的堂皇。从他的角度看下去,申元虎那不停闪烁的大眼睛透露出期待,更别提他还要执着于反复示范着欧巴的说法的时候,水润的小嘴时不时嘟起来,暧昧加成百倍。

“昂——你快点说一下嘛,欧——巴,欧——”申元虎扭着肩膀着急的样子蔡亨源看多少次都觉得不够。

“欧——”蔡亨源开始第一次尝试,但是对上申元虎期待的眼神,一秒破功,“今天晚上吃什么呢?”

申元虎期待的小眼神瞬间变成了白眼。“等回去超市买菜,我给你做盐焗大虾!”

“真的吗?”蔡亨源两眼放光地看着申元虎。

“你不叫欧巴就不做了。”申元虎没好气地说。

“不要生气嘛,欧——”蔡亨源再一次尝试,可是申元虎一看着他,他就觉得难为情。

而申元虎还为了蔡亨源的第二次尝试紧张地捂着胸口热演着,“好紧脏哦!”

真是的!明明不是情侣,却要做这样的事!蔡亨源的眉毛抽了两下后继续说道,“妈妈和daddy有没有打电话来祝贺你毕业啊?”

“诶咦——真是浪费我的教学了。”申元虎放下手,失望地说,“他们一大早就打电话来了只是你还没醒,而且daddy后来也单独给我发消息祝贺。”

“那是因为你如愿被心仪的大学录取了,所以他俩才觉得舒心。我明年可就没有那么好运咯。”蔡亨源为自己成功转移了话题感到开心,但是表面上还是要表示出忧心忡忡的样子。

申元虎拍了拍蔡亨源的肩膀说,“不会的!努力个一年,哥在X大等你!”

“但愿我能考上吧。”蔡亨源扯嘴笑了笑。

这之后果然申元虎转移注意力,直到他们上了公交车都在聊了别的琐事。

*
“三,二,一,泡菜!”李玟赫按下快门,留下又一张他和孙轩宇和刘基贤的合照。

“到时候我就把它们全都洗出来,等我们老了,躺在养老院里一起看,你觉得怎么样啊,轩宇欧巴?”李玟赫靠在孙轩宇肩上,把手机举到他面前一张张翻阅给心上人看。

“嗯。”孙轩宇简单地回答道。

“哎呦,不用等到那时候,他等会回到家就连接手机照片打印机,每个打上一张贴在墙上了。”刘基贤摆弄着自己的相机,挑选刚刚随手拍的街景,被李玟赫踹上一脚作为警告。

“我们来带着盒子里的手链合照吧~”李玟赫用僵硬的笑容对刘基贤发出警告。

孙轩宇等着两个弟弟为自己一边套上一个手链时好奇地问道,“不过你们穿成不就是为了那个盒子,可是亨源为什么买到又放弃了呢?”

“因为他听D班的学长说补的货全都在他们那边了,他怕我们买不到就让给我们了。”刘基贤看到任昌均放学后私发给他和李玟赫的消息后,决心一定要曝光蔡亨源这种烂好人的行为。

孙轩宇听完,突然笑出声道:“谁说补的货全都在D班的? 他们只不过拿了我们班补完剩下的而已。”

“真的吗?”
“真的吗?”
李玟赫和刘基贤惊讶地同时问道。

“对呀,你们没有来问我,我也忙得忘记告诉你们了。我就说亨源这小子怎么会突然这样放弃了呢,原来你们都不知道啊。”孙轩宇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

“哦吼,完蛋了。”李玟赫看着刘基贤说道,刘基贤也听得直摇头。

*

“一盒没少,四十四十刚刚好。”申元虎看身边无人后对孙轩宇说。

“应该少了的。”孙轩宇一脸严肃得说。

申元虎看着箱子里整整齐齐放的礼盒,试探性地问孙轩宇说,“那你说,少多少合适?”

“男四女三。”孙轩宇像是早就想好一样回答。

申元虎看了一会孙轩宇后,叹了一口气说,“成吧。”

他从里面抽出对应数目的礼盒,放到不显眼的地方,接着看着孙轩宇一个电话打到学生会主席那里申报,他也不落后地在群里上报了这件事。

“嗯,信不过的话,你可以派人来查一下。”孙轩宇平静地说道。

“哪能啊?我信不过别人,还信不过上届主席的话吗?哥要是说话不算数,哪还有我能管理学生会的时候啊。”电话另一头的人没有一点质疑。

“还是派个人来吧,总有人会说闲话的。”孙轩宇说道。

“行,我看谁有空,马上给哥办好!”对方还是那么迅速就答应了。

申元虎有时候真是羡慕孙轩宇。

从以前开始,孙轩宇就像个工作完美的机器人,成绩好业务能力也强,人脉还广,基本上全校都听过他的名字,还有很多女生因为他高大的体型给他取名叫小熊学长呢。真是风风火火的三年啊,申元虎感慨道。

“元虎啊。”孙轩宇看着申元虎说。

“嗯?怎么了?”申元虎问。

“你等会去把缺的货领回来呗?”孙轩宇说。

“我???”申元虎指着自己疑惑地问道。

“嗯。”孙轩宇坚定地点了点头。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刘李二人故事听到一半,就已经要笑岔气了。

“哥还是我们认识的那个一本正经的轩宇机器人吗?”刘基贤边抹眼泪边问。

“不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绝对不是。哥其实是巴索罗米.熊吧!”李玟赫拍着孙轩宇的后背笑道。

孙轩宇也跟着笑了笑说,“随便吧,你们觉得我像谁都行。”

*
“为什么要我去哦?”申元虎不能理解。

“因为我演技不好,要是面无表情地去领货,绝对会被识破。”孙轩宇诚实地说。

“那我就行吗?”申元虎想做最后的挣扎。

孙轩宇当然不会给他留余地,一口一个现编的理由,“嗯。我不善言辞,还是你去比较好。”

*

申元虎坐在学生会办公室不到一会就和白大俊打成一片,组队打起游戏。

白大俊在一盘打完后,向申元虎坦白心声,“不过学长啊,我们真的没有那么多备货啊。”

申元虎也不客气,马上和白大俊称兄道弟,“那你跟我坦白说,除了你自己留下来的,一共还有多少?”

*
“他们再怎么样都不可能有这么多套的。”申元虎边把礼盒塞到储物柜里边说。

“但是先报这么多才能够讨价还价啊。”孙轩宇说。

“哇,平常可没看出来你这么丧心病狂啊?”申元虎为孙轩宇急智感慨道。

“只是不想那群小的扑空而已。”孙轩宇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申元虎望见他屏幕上的合照,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

“所以我该怎么做呢?”申元虎问道。

“先硬后软,让对方觉得有机可乘,交了底……”

*

“各还有四套而已?你自己拿了多少套啊?”申元虎声调又提高了。

“学长别急,这不还有商量的余地嘛。”白大俊慌张地看了一眼办公室外,幸好没有人经过。

“D班缺了多少?”申元虎问。

“两男一女。”白大俊说。

“我打电话问一下吧。”申元虎拿着手机走出办公室。

但其实他只是走了出去,站在墙边对黑屏的手机乱说一通,假装自己一直在通话。

*

“……最后能拿到多少个看你发挥吧,我估计撑死就两盒了。”

孙轩宇的毒奶实现的不要太快。

*

“我知道了,会让他们长点心的。”申元虎“挂了电话”走回办公室。

“各两盒吧,到时候D班来,你就好解释说我们协商好了,剩下的全给他们了。”申元虎对白大俊最后开价。

“行吧。”白大俊也不想和申元虎过多纠缠,从箱子里拿出礼盒后,又从货架拿出一些多的商品一起装好好递给申元虎作为补偿,“这样回去交差总可以了吧?”

“当然,辛苦了。”申元虎抱着战利品在D班出现前冲回了本班。

*

“所以现在那些藏起来的礼盒都去哪里了呢?”刘基贤问。

孙轩宇想了想后回答,“之前应付检查的藏起来的我都放回去了,不过不知道元虎有没有把拿回来的礼盒放进去。”

“等等,也就是说有可能没放回去咯?”李玟赫问。

*

“哥,我还要这个。”蔡亨源拿起第五包的小饼干嘟着嘴看着申元虎说。

“呀!你又买这么多!等会回去肯定不会好好吃饭了!”申元虎头疼地把蔡亨源手上的小饼干放回货架。

“今天会好好吃的!今天可是有大虾呢!”蔡亨源把小饼干放进了购物车。

“那明天呢?后天呢?不可以就是不可以!”申元虎坚决要把小饼干放回去。

蔡亨源从申元虎的表情中感觉大事不妙,这样下去自己肯定买不到这款好不容易才进货的小饼干。

没有办法了,蔡亨源翻了个白眼一下按住哥哥的手,夺过小饼干放在胸前,对申元虎撒娇道,“欧巴,请给亨亨尼小饼干!亨亨尼想要小饼干!”

申元虎被蔡亨源无厘头的撒娇攻击惊得一动不动看着他。

“欧巴~”蔡亨源继续对申元虎派送wink和飞吻。

“亨源啊……”申元虎扶额低头,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

蔡亨源哪肯放过他,半蹲到申元虎身前,正好对上申元虎低下头的视线发动第三次撒娇攻击。

“布樱布樱!元虎欧巴,亨亨尼想要小饼干嘛~”他边用手指冲着自己鼓起来的脸颊便看着申元虎说。

“真是太卑鄙了!”申元虎转过身去后大声说道,“最后一包!不准再挑了!要不然就没有钱买大虾了!”

“欧巴最好了!”蔡亨源站起来欢呼着抱了抱申元虎,把小饼干再放到购物车里,愉快地推去了生鲜区。

*

“脸不要了吗?先卸妆!”申元虎训斥着一回家就倒在沙发上撕开小饼干包装的蔡亨源。

“可是家里没有卸妆水,”蔡亨源把小饼干放进嘴里说,“等会再下去便利店买嘛。”

“家里没有,我有啊!”申元虎抢过蔡亨源的小饼干放到茶几上,然后把他拉着坐了起来。

“嗯?哥怎么会有?”蔡亨源觉得不可思议。

申元虎坐在地上,从书包里掏出来剩下最后一盒的女生礼盒,把它打开,除了赠送的东西,里面还有一些从白大俊那拿回来的商品。蔡亨源走到他身边坐了下来惊讶地发问,“哥怎么会有一套全新的礼盒?”

“哦,领多了,最后没充公。男生版的让班上的女生拿走送人了,一盒路上送给昌均了,就只剩下这一盒也是女生版的了。快来一起找找,应该有卸妆用的。”申元虎老实交代了一切,把礼盒推到他和蔡亨源中间,一起筛选起来。

“找到了!”申元虎从盒子里拿出小小一瓶的卸妆水试用装递给蔡亨源。

蔡亨源拿着卸妆水犹豫不决地说,“可是我现在还不想卸掉……”

“为什么?”申元虎不解地问。

“因为还没有和哥合照。”蔡亨源很沮丧地说。

“啊~这个好办。你想用什么拍?”申元虎起身走到电视柜前,拉开柜子,把自己的相机一一摆出来,让蔡亨源挑选,“虽然我可能没有基贤那么专业,但是合照我还是能够拍出来的。”

“和刘基贤自然没法比,他可是接单赚钱的人。”假期不补课的日子,刘基贤都会叫上李玟赫去帮各种站子代拍各路爱豆。李玟赫负责喊,刘基贤负责拍,然后两人一块处理后期,几场下来,比蔡亨源在咖啡店站一个月赚的还多。

“那先用拍立得?”申元虎从另个抽屉里拿出相纸装进相机里。

“嗯。”蔡亨源打开更多的灯,坐到申元虎旁边配合他摆出各种搞怪的表情。接着申元虎把照片都放在电视柜上等待成像后又开起来一台微单,只是蔡亨源靠在一片白墙上,自己站在对面给他拍起了个人照。

蔡亨源的身板完全就是衣架,虽然身着女装,棱角分明,比例尚可,又瘦又高看起来像个真正的女模特一样。站着坐着,靠着趴着,随便用手指绕一绕发丝,用吸管喝饮料,吃个小饼干都很完美,更别提使用头疼牙疼脖子疼,胃疼腰疼膝盖疼这样经典的模特姿势了。

“要不要试试维密天使走秀的姿势?”申元虎突然想起来他弟小时候曾经在时光胶囊里写下过这个愿望。

“不要!”蔡亨源在胸前比❌,摇头拒绝。

毫无疑问,这样可爱的瞬间也被申元虎记录了下来。

不久后,微单也因为过热而倒下了。申元虎想再拿单反继续的时候,蔡亨源制止了他。

“顶不住了,眼睛没办法对焦了。”蔡亨源眨着眼说。

“成吧,你去换个眼镜吧。”申元虎拍了拍自己的模特的肩说。

换上超大镜框的蔡嘟嘟看起来多了几分书生气,不似带着美瞳那样高冷美艳。

“我觉得你的日常要是传到油管上,肯定很赚钱。题目我都给你想好了,‘致命DJ的反转魅力’,怎么样?”拍下全过程的申元虎自言自语道。

蔡亨源翻了个白眼作为回答。

然而这并不能阻止两个人继续照相的热情。很快,单反也在努力的工作后垮下了,能够拍摄的只剩下两个人还有些点的手机。

“还照吗?”申元虎给单反充上电后问自己的弟弟。

“算了,我饿了。”蔡亨源说。

“那最后一张!”申元虎打开了手机的前置摄像,把蔡亨源拉到怀中后按下快门。

*

“可是亨源啊,如果我真的有喜欢的人怎么办呢?”申元虎坐在餐桌前问蔡亨源说。

*

已经洗好澡的蔡亨源完全恢复了男儿身,戴着大框眼镜,穿着宽松的睡衣在厨房洗碗摆桌盛饭。而申元虎为了不让弟弟饿肚子,更是超神速地十五分钟洗完了澡,完成好了护肤,穿了条宽松的沙滩裤就出来了。

“怎么样?帅吗?”申元虎向蔡亨源展示着自己的肌肉询问道。

蔡亨源头都没抬,本能地回答,“嗯,帅。”

“呀!你都不看就说帅!用点心吧!”申元虎不开心地坐到饭桌前看着蔡亨源抱怨道。

“哥,你的的帅不用看,我用心就能感受得到。”蔡亨源太懂他哥的心思了,彩虹屁信手拈来,让他哥重展笑颜。

“这还差不多。”申元虎嘟囔着套上衣服对蔡亨源说。

蔡亨源真的不想看吗?其实不是。

申元虎从高一开始,除了坚持原有运动量来强身健体以外,还开始增肌历程,一晃三年过去了,效果好得出乎意料。蔡亨源也是偶尔开始注意到他哥的变化——从和自己差不多的超模身材逐渐变成“金刚芭比”,除了一直都有的窄腰,胸和翘臀变得更加丰满了。蔡亨源自认不是个圣人,多看几眼,他也控制不了自己脑子里想什么。

万一不小心说漏一句怎么办?

蔡亨源才不愿意冒这个险。

申元虎看蔡亨源发呆的样子,便给他夹了一只虾对他说,“快吃饭吧,等会给你个惊喜。”

蔡亨源这才回过神,和哥哥一起吃完晚餐。

*

“呐!”吃完饭也收拾好饭桌的申元虎给坐在房间学习的蔡亨源递上了两样东西——他今天穿的衬衫和蔡亨源给他送的小玩意。

蔡亨源看着未拆封的小礼物,看着自然而然坐在自己床上的申元虎。

“下午想和你解释来着,那个唇印真的不是用你送的口红涂的。”申元虎笑嘻嘻地说。

可是我在乎的不是这个呀,哥哥。

蔡亨源苦笑着握着又回到自己手上的口红。

申元虎看蔡亨源还是不高兴,赶紧补充道,“当然也不是谁亲上去的!还没有人胆大到会直接亲我胸口。”

蔡亨源不相信地问,“那是怎么弄上去的?”

“等等,我找找。”申元虎又去客厅把礼盒拿进来,在里面翻来翻去,终于摸出一张像贺卡一样的东西,递给了蔡亨源。

“这是?”蔡亨源把卡片打开,发现里面有一个红唇样式的试用装。

“我们班有个女生拆开学弟送的礼盒后,就把这个丢给我了。说是什么色号不合适?反正我问她要怎么用,她说撕开涂在嘴上就好了。可是我看着觉得好玩,就把它撕开印在口袋上了。”申元虎把全部经过告诉了蔡亨源后,还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吧,你留的信息我早就接收到了。就算负了别人,我也不会负你的。”

“哥看到了?”蔡亨源听完,拆开口红想要确认。

“当然。”

*

申元虎火急火燎地跑到仓库的时候,发现孙轩宇还在后面排队,看到他来,也不过招手让他过去陪着一起等。

“我本来打电话给你是想告诉你可以慢点的。可是我还没开口,你就说你马上就到了。想到你这么想来,我也不好再说什么。”孙轩宇靠在墙上说。

申元虎狠狠推了一下孙轩宇肩膀作为回应,而被拍打的黑熊也只是自己恶作剧成功傻笑。

“你口袋里东西都快要掉出来了。”孙轩宇指了指申元虎口袋里露出头的小盒子说。

“哎呦差点忘了,刚刚亨源给我的。”被提醒的申元虎急忙从口袋里掏出神秘的小礼物,生怕有丁点损坏。

“是什么?”孙轩宇问。

“不知道,还没有看过。”申元虎打开手掌。

*

孙轩宇盯着申元虎手中的东西看了许久,抬头问申元虎,“你确定这是你弟给你的?”

“是他亲手给的呀。”申元虎也十分疑惑地盯着自己手心里的口红。

孙轩宇换了种方式问,“确定是给你,的,吗?”

“他也没说给谁啊?”除了让他拿着,申元虎绞尽脑汁也没有想起来他弟跟他再说了些什么。

“打开看过没有?”孙轩宇问。

申元虎看起来有些为难,“没有。可是,我应该打开吗?这要是送人家的礼物……”

孙轩宇摇了摇头,打断了申元虎的自言自语,“就这样打开吧,不要想那么多了。”

“好吧。”申元虎小心翼翼地打开包装,把内含物倒了出来,除了口红,还有包裹在外的一张纸条。

他打开纸条的瞬间,噗嗤一下笑了出来声,“真是的,直接跟我说不就好了吗?”

*

“等我。”

那纸条上写道。

*

这么想来,礼盒里虽然送了口红,但不是一支装的,分量小还难以使用。蔡亨源摆弄着手上的“红唇”,又掂量了一下回到自己手中的“PLAN B”,想到他们三个人为了这个派不上用场东西绞尽脑汁,辛辛苦苦,乔装打扮上台表演还穿着女装排了一个多小时的队。

“呵……”蔡亨源冷笑了一声。

可是少了这个冠冕堂皇的借口,又有谁给他们勇气用荒唐掩盖真心?

蔡亨源的笑声变得大声,笑得肩膀不断颤抖,笑得差点后仰摔下去,幸好申元虎及时拉住了他。

“怎么了?突然笑成这样?”申元虎一脸不解得看着蔡亨源。

“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好笑?陪他俩做了那么多傻事最后只得到了一个这个?”蔡亨源摇了摇手上的小样,继续大笑着。

“我早就告诉过你,你想要什么直接说就好了呀?”申元虎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嘟着嘴继续说道,“可是你从来不听我的。”

蔡亨源好不容易停了下来,一边给自己顺气,一边摆了摆手对他哥说,“一下说出来不就没有惊喜了吗?光是李玟赫,就不会答应的。”

“行吧,真是胡闹。”申元虎把蔡亨源拉到床上坐下,“你不是很在意别人都留言了,你还没有来得及写吗?”

“是呀,你自己看嘛,”蔡亨源嘟着嘴抓着申元虎的衬衫抖了抖,把两面都展示给他哥看,“说要等我,可是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字和画,那还有位置留给我嘛。”

“有啊。”申元虎笑嘻嘻地向蔡亨源讨回衬衫,把扣子一颗一颗解开,把衣服完全翻了过来,内衬朝外地递给他弟弟。

蔡亨源接过衣服,觉得没有什么区别,被记号笔标记的地方一块没少,从背面看,晕染不均匀的地方一条条粗细不一地趴在衣服上,没有一点规则。他的眉头又皱到了一块,不知道这么做的意义何在。

“哎——真是个木头脑袋。”申元虎失落地用手指了指,对应胸口口袋的背面。因为口袋两层布的结构,虽然正面印着烈焰红唇,但是第二层的背面是和周围完全不同的一片空白。

“这可是vvip区呢。”申元虎自豪地说,“最贴近我的心的位置留给最了解它的人——”

蔡亨源的心脏漏跳了一拍。

“我的弟弟。”申元虎笑嘻嘻地说。

这样才是对的嘛。

蔡亨源笑着接过衬衫,拆开自己买的口红,打开盖子,将膏体慢慢旋转出来,“要写什么给我世界上最爱的哥哥才好呢?”

“随便呀?什么毕业快乐,什么前程似锦,什么舍不得啊,想到什么写什么就好了。”申元虎躺在一边,枕着枕头对蔡亨源说。

“哦好。”蔡亨源沉思了一会,接着认真地一笔一划在衣服上写了起来。

*

“哥,我喜欢你。和我在一起吧。”蔡亨源对坐在他对面的申元虎说。

申元虎被蔡亨源的话呛到刚吃下去的小菜差点从鼻孔里喷出来,好不容易咽下嘴里的食物后,惊慌地问蔡亨源,“你再说一遍?”

“我说我喜欢你。”蔡亨源重复着。

阳光正好,透过白纱做的窗帘,撒在两个少年的身上,正好一半一半。他们两人一个目瞪口呆,一个面无表情,正好一半一半。

申元虎很快就恢复理智,开始整理思绪,放下筷子,管理表情,接着对自己的弟弟语重心长地说,“亨源呐,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虽然我也有想过你可能有一天会对我出柜,但是我没有想过对象是我。你真的明白自己的心吗?又或者你需不需要再整理一下——”

蔡亨源伸手抓住申元虎的手,迎着申元虎的目光,一字一句认真地说,“和我在一起吧。”

申元虎急忙抽走自己的手,避开蔡亨源的目光,不停搓动双手,自言自语道,“这也是有可能的,我们从小到大在一起太久,可能会误认为这样的依赖是喜欢………”

看到申元虎手足无措的样子,蔡亨源忍不住噗嗤一声,接着开始捂着嘴巴咯咯咯地发笑,又变成趴在桌上如同蒸汽火车鸣笛一般哈哈大笑,最后笑得前仰后翻地对申元虎说,“我开玩笑的了。”

“呀!”申元虎生气地锤着饭桌,对蔡亨源大喊道。

“看到没有?即使是这么了解的我的哥,也无法一秒识破我说出的谎言,更别提那些突然莫名其妙出现哥身边,围着你打转的花蝴蝶了。”蔡亨源镇定地边夹菜边对申元虎继续说道,“你和她们,别说是朋友了,连最基本的了解都没有多少,就这样草率地交往,结果当然会不了了之啦。”

“要是真的有喜欢的人,我也拦着也没用。就像你刚刚也没办法拦住我说我喜欢你一样,只能够由本人控制。哥总是这么轻易就交出自己的真心,最后却被对方撕碎。”蔡亨源的话语针针见血,过了很久,申元虎才说一句,“没事,这种事情多伤几次——”

“别说了。”蔡亨源突然脸色又变得低沉。

“嗯?”申元虎不知道为什么不让他说下去。

“不要说自己伤惯了好吗?没有人会习惯受伤的。”蔡亨源尽量压制住自己的情绪说,“每次失恋后最心疼的也是我,照顾你的也是我,我真的很累啊。那些背信的女人会知道吗?她们会知道你每日每日这般心痛是为了谁吗?这样下去谁还有精力学习啊?为了不付出真心的人浪费时间值得吗?”

“总之如果你想要好好谈一场恋爱那就三思而后行。如果只是想要玩玩,就不要让自己受伤。”

“需要拒绝的时候,请你坚决一点好吗?”蔡亨源觉得自己语气似乎过于严肃了,比起弟弟,更像个教导主任。

可是申元虎除了刚开始有些惊讶,转而思考了一会,便一一满足了包括和他约法三章又拉勾录音保证在内的所有要求。想来可能是真的觉得会有这么一个万一会毁掉他们之间的约定,才把心中的疑惑问出口的。对于刚刚他突然发泄的无名火,申元虎也耐着性子听完了,从表情看,更是一字一句都听到心里去了才会一言不发。

想到这里,蔡亨源的心慢慢平静了下来,说话的语速也慢了下来,和哥哥反思道歉了起来,“我其实没有资格说出这些话,只是这一切的一切,让我太心疼了,所以才会爆发了。像个长舌妇一般唠叨,真的很抱歉呢。”

申元虎摇了摇头,刚开口说没有关系,又被蔡亨源打断了。

“毕竟,哥你可是我最珍惜的人啊。”蔡亨源对申元虎展露微笑地说道。

阳光照进他眼中,折射出一汪温柔。

评论 ( 5 )
热度 ( 21 )

© 焦糖布丁 | Powered by LOFTER